2017年10月19日星期四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管理 
 现在位置: 中国投资协会 > 信息动态






  本站搜索
  
为了塔拉滩上的绿色梦想——沙漠之子郭增鸿治沙造林小记
 
    共和盆地的塔拉滩,在青海赫赫有名,一是因其大,有上千平方公里;二是因其干,没有任何径流,一片荒芜,少见绿色。这片得天独厚的土地让多少代人为之扼腕叹息。
    2017江河源环保世纪行的人大代表和媒体记者,第一站就来到塔拉滩的腹地——二塔拉。眼前的情景,让人惊讶:一场新雨后,茸茸细草,在黄沙上织就了一层新绿;一墩墩的芨芨草,长得有一人多高,随风摇曳;小红菊灿烂怒放,无名花星星点点。放眼望去,一道沙梁蜿蜒起伏,一方方草方格,如龙鳞一般紧贴沙梁,方格内,一株株乌柳茁壮成长,高的已达两米,树下各种不知名的草本植物已经生成,整个沙梁已被初步制服,由流动沙丘变为固定沙丘,就像一条温顺的绿色巨龙。
    “这片林地有246.67公顷,是2014年起开始建设的。”共和县环境保护和林业建设局副局长王生飙介绍道。当听到这片林地的建设有功之臣——郭增鸿,此刻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在输液治疗,记者们坐不住了,都急切地想知道这片林地的后面,站着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他又是怎样在这流动的沙丘上把树植活从而驯服了沙龙的?
    傍晚时分,经过一番周折,记者怀着歉疚之心对病中的郭增鸿进行了采访。不高的个头,消瘦却很有精神。高原强烈的紫外线,使他的肤色变为黑红,眼球布满血丝,这些都是长期户外工作打下的烙印。这个52岁的汉子,身体已不容乐观,患有严重的心肌缺氧、高原红细胞增多症,高血压等疾病,每天要分三次吸两个半小时的氧,家中自备有制氧机。眼睛也被风沙和紫外线所伤,长年要戴墨镜。听了郭增鸿的介绍,我们才感到那片塔拉滩中的绿色是多么的来之不易。
    塔拉在蒙古语中有平野、台地的意思,人们也称之为三塔拉,也就是一、二、三个大台地,这在多山的青南高原确实少见。郭增鸿从小就生活在这里。小时候在塔拉滩放羊,遭遇大风天气时的情景至今他记忆犹新:漫天黄沙,三五米外一片混沌,羊被大风刮跑了,自己也分不清东南西北迷了路,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那时是多么的无助。有时在旷野中独自一人放牧,毒辣辣的日头下无处躲无处藏,连石头都烫得不敢摸,常常幻想如果在塔拉滩上能有一片遮阴的树林该有多好。
    高中毕业在家里放了两年羊后,他参加工作,又想办法从乡上调到了县林业站,有人问他这是为什么,他的回答是喜欢花草,喜欢种树。其实他自己心里清楚,他为的是塔拉滩,为的是儿时就根植于心中的那个绿色的梦想。从那时起,他就一发不可止,向师傅学,向书本学,沉迷于治沙造林中。他好像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,两个月后就可以独立设计方案,实施造林工程了,从一名“门外汉”逐渐成长为一名林业工程师。通过工作实践,他学习探索出了一套生态综合治理模式,开始了他的圆梦生涯。
    在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中,他常常没日没夜地琢磨,设计方案,申报项目,组织施工,提交验收。那时别说顾不上家里,自己的生活也全无规律,多年之后,患上了多种疾病,睡不着觉,经常头疼。但在事业上郭增鸿却收获颇丰,在他的不懈努力下,如今项目区植被总盖度由治理前的15%提高到现在的50%,遏制住了黄沙经常掩埋国道214线一塔拉和二塔拉路段的状况;通过减缓塔拉滩沙化的速度,有效控制了流入龙羊峡库区的泥沙量,为保护龙羊峡水电站的安全运营提供了保障,获得“全国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先进个人”荣誉称号。
    为破解塔拉滩腹地的塘格木镇更尕海地区周边土地盐碱化高、造林成活率低下的问题,郭增鸿反复试验,选择耐碱性的树种乌柳、柽柳进行造林,在更尕海周边利用乌柳、柽柳插干造林330多公顷、柠条直播造林1000多公顷。如今他负责营造的更尕海护岸林,保存率达70%以上,湖边柳树成荫,水光潋滟,景色迷人,过去的黄沙滩成了候鸟们的繁衍生息地。
    在沙珠玉地区的农田防护林带更新改造工程中,他因地制宜,引进适宜树种,采用地膜覆根造林,推广生根粉和吸水保水剂的应用,以适合当地的乡土树种青杨雄株、小叶杨更新林带25公里,为庇护当地上千公顷优质农田不受风沙侵蚀发挥出良好的生态效益。
    2013年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工程在共和县实施后,郭增鸿的治沙造林劲头就更足了。但沙漠浩大,怎么样才能多快好省地造林?郭增鸿想起了在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中产生的一个构思——在沙地上用高压水枪打孔造林。他把自己的构思付诸实施,与一家小公司合作研制出了特制的高压水枪。
    这种被称之为“水钻造林”的新技术,十几秒钟就能在沙地上钻出一个直径稍微大于扦插苗木,深度可达70厘米的沙地孔穴,将扦插苗木插于其中,实现快速造林。由于水的冲压作用,使孔穴内沙质坚实,浇坐水和保沙墒一举两得。再用麦草制作沙障方格,加以保护,实现了干旱沙漠林木当年成活率达90%以上,三年即可将流动沙丘变为固定沙丘的目标。
    郭增鸿说,塔拉滩沙漠化的治理,关系到214国道和龙羊峡水库的安全,也关系到当地的生态环境和老百姓的幸福安康。治沙的成功案例让我对塔拉滩变成绿洲有信心有把握。但治沙也不是一蹴而就那么容易,需要一代接一代持续投入。但他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,他现在最放心不下的是他的那些树。他希望能有人接过接力棒,继续干下去! 
 
******
信息来源:青海新闻网 2017-08-11

Copyright © www.iac.org.cn All Rights Reserved. 
版权所有:中国投资协会    京ICP备15043208号-2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北里甲11号国宏大厦A座(国宏宾馆)    邮编:100038